河南灵宝市一国有重点项目陷工程款纠纷 百余民工讨薪难

  中国网财经1月30日讯(记者孙朋浩 实习记者朱金博)临近春节,农民工工资问题成社会关注焦点。近日,我网接到一则投诉称河南省灵宝市一国有重点项目发生工程款纠纷,百余名农民工工资无着落。

  2016年,河南省灵宝市金城冶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为“金城公司”)启动了总投资540762.91万元的日处理2000吨复杂难处理金精矿多金属综合国有回收重点项目。

  据了解,当时为了节省时间,金城公司在没有工程施工图纸、工程量清单的情况下,采用“费率”招标。

  2016年5月20日,金城公司通过“费率”招标方式与河南省大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大成公司”)签订上述重点国有项目第二标段《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大成公司承建金城公司职工值班宿舍楼、职工餐厅、职工服务中心,期限为2016年12月12日前完工并将工程交付使用。2017年3月20日,双方还曾签订《补充协议》,将施工范围增加中心化验室和技术研发楼项目,但此次协议未约定施工期限。

  2016年10月,金城公司也曾与河南泰吉通工程建设有限公司(下称“泰吉通公司”)签订第三标段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泰吉通公司承建灵宝市国有重点项目制氧站和检斤楼项目。

  “费率”招标是指在建设工程招标投标活动中,招标人在招标文件中明确要求投标人在投标报价时,以费率的高低代替工程总造价的多少进行竞标,经评标委员会以各投标人所报的费率为主,结合所报工期和质量承诺、施工组织设计及企业施工业绩等其他相关指标进行综合评审,最终确定中标人的一种招标方式。

  对于“费率”招标,河南本地一家知名招投标公司工作人员向中国网财经表示,此种招标方式虽省去了最为繁杂的计算工程造价(标底价或投标报价)的过程,但其主要弊病就是忽视了工程造价的“事前”控制,不能有效控制工程成本。

  “现阶段公司采用费率招标的方式较少,由于存有严重弊端,在施工过程中没有提前进行规划,容易造成纠纷,所以政府相关部门不鼓励,但此种招标方式合法合规。”上述工作人员还表示。

  金城公司与大成公司签订的合同显示,双方项目的投资估算为2700万,但后续实际施工远超前期估算,在双方新增项目没有签署补充合同的情况下,工程款争议出现。

  据大成公司负责人介绍,当初签订费率合同主要基于金城公司具有国资背景,信誉较高,对其比较信任。在工程款超出预算时,就没有再签署补充合同。如今公司已施工投资数千万元,金城公司却对后两部分工程款不予认可。

  金城公司负责人张某则未直接回应合同外项目,只表示公司对于合同工程款已结算完毕,并不存在拖欠工程款行为。

  线日,河南省灵宝市人社局、住建局、司法局在协调处理金城公司、大成公司、泰吉通公司三方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时曾形成一个会议纪要。

  该会议纪要显示,项目工程款涉及三部分,第一部分为三方都已确认的3066万元,即所签合同款项,余下的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因未签合同则存在争议。

  会议纪要显示,未签订补充合同的第二部分工程款由大成公司申请,监理、金城公司土建及总工办签字,涉及款项976.848万元;第三部分由大成申请,仅监理签字,金城公司未签字,未经审核的工程款3097.696665万元。

  此外,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信息显示,2018年2月3日,金城公司以存在工期延误为由,向大成公司发出《关于解除与河南省大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职工值班宿舍楼建设工程合同的通知》,宣布单方面解除合同,并将大成公司起诉至灵宝市人民法院,要求其赔偿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30万元。

  后经灵宝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大成公司已经履行了大部分合同义务,故在此情况下,金城公司单方面解除的合同通知无效。

  上述工程款纠纷迟迟未予解决,多名农民工工资被拖欠。据大成公司负责人表示,大成公司目前拖欠农民工工资1700余万元,泰吉通公司也涉及200余万元,合计超2000万元,涉及人数超百余人,其自身已贷款800余万元,用于解决这一问题,但更多的资金实在无力筹措。

  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了其中一位工长李新春,其表示此次欠薪涉及其自身及下属的农民工工资人数有百余名(中国网财经注:施工期间存在人员流动问题),很多农民工目前生活困难,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自己贷款给工人先发放了一部分工资,但仍有很多目前未解决。

  金城公司负责人张某则否认了该公司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情况,其表示,公司对农民工工资发放进行明确监管,不存在拖欠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的情况,为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在当地人社部门协调下,公司还在合同外支付了部分费用。

  随后,中国网财经记者就此事联系到灵宝市人社局副局长王剑。他表示,大成公司和泰吉通公司应该是支付农民工工资的第一责任主体。

  为有效解决农民工讨薪难问题,李克强总理就曾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要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解决拖欠民营企业账款问题,并明确要求,凡有拖欠问题的都要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

  实际上,从根源上看,拖欠农民工工资不仅是一个谁应给钱、给多少钱的支付问题,更是一个劳资双方利益如何分配、权责如何对等的制度问题。只有国家撑腰、各方重视、法律保障,才能有效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农民工的欠薪问题才有可能相较以往有明显改善。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tay.net/lingbaoshi/668.html